螞蟻來了
以前喜歡寫文字,喜歡獨立網站,現在轉為自由攝影工作室成員。崇尚精緻生活並快樂工作,且一直樂在其中ing~~~

爲人直白,所以照片及文字即在表明我的生活狀態和態度。。。

我們目前主要拍具有生活氣息的人,具有真實紀念意義的片。這些人,真實如你,一樣都是平凡普通的人。但是,美的無與倫比,因爲美來自內在,由內而外……
我們推崇“意義攝影”,所以,交流必須是在“道同而謀”的基礎之上!

養貓,略寵,更多的是像家人和朋友,他們能帶給我們快樂,甚至做人的道理……

Clea Ma's Family Photography ™ , 馬夏時攝影[家庭攝影] ™
http://94i30.com
 

Clea Ma™ 馬夏時:

你說的,發光房子在何方(續

温暖啊

Clea Ma™ 馬夏時:

冬天啊

Clea Ma™ 馬夏時:

很久沒治愈了,其實濃墨淡彩總相宜。

Clea Ma™ 馬夏時:

馬熊溝的孩子在毛毛雨下,那裏是另一個世外桃源。

Clea Ma™ 馬夏時:

Lugu/裏格半島

Clea Ma™ 馬夏時:

漏了一张很喜欢的,这记性(波斯菊#25)

Clea Ma™ 馬夏時:

活得像小b一样的波斯菊(10P)

Clea Ma™ 馬夏時:

小红帽的旅行/Little Red Riding Hood's travel

Clea Ma™ 馬夏時:

whom wll u get married afterlife

Clea Ma™ 馬夏時:

波斯菊,另一组(6P)

Clea Ma™ 馬夏時:

泸沽湖畔静悄悄/Silence of Lugu

好吧,忘記是哪裏了。

Clea Ma™ 馬夏時:

行星

小B表示歡迎同類。。。

Clea Ma™ 馬夏時:

择日还是考虑加只犬类入家族

玉龍雪山腳下,雖然這裡的導遊們很混亂,但是風景也獨好,我們是用一種近乎闖進去的方式拍到此種景象。

Clea Ma™ 馬夏時:

舍弃皆初始

躺在遊客必經之路,雖然父親已經發動車子催我們快走了,但是我們還是忍住壓力換上微距鏡頭記錄下這個場景,紀念它的重生。

PS:我記得後來還有只狐狸的……

Clea Ma™ 馬夏時:

如果有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那么恭喜你重启成功。

有個好聽的名字,月亮灣

Clea Ma™ 馬夏時:


這個標題好内涵。。。

Clea Ma™ 馬夏時:

远处的藏经塔

不好意思,又刷屏了。。

Clea Ma™ 馬夏時:

我们都爱翠屏山哈哈

不好意思,又刷屏了。。

Clea Ma™ 馬夏時:

d traces of time cant escape ur stare

不好意思,又刷屏了。。

Clea Ma™ 馬夏時:

潮湿的国度= =

不好意思,又刷屏了。。

Clea Ma™ 馬夏時:

那啥

不好意思,又刷屏了。。

转载自:Clea Ma™ 馬夏時

心裡,由內而外~~~

Clea Ma™ 馬夏時:

你说的,发光房子在何方?

Clea Ma™ 馬夏時:

dont know wht happen

Clea Ma™ 馬夏時:

『限量供应』

好像童话。。。

转载自:Clea Ma™ 馬夏時

大山里的小小蘑菇,好吧,果然是很安静的感觉~~~

Clea Ma™ 馬夏時:

最近只想安静点。

Clea Ma™ 馬夏時:

后天回广州。

Clea Ma™ 馬夏時:

10月1日夜奔康定,遇见一家超级好的农家乐主人,住了出门之后最舒服的一晚,当晚还得知13生了。第二天拜别主人一家从康定出发,一路云雾缭绕,在转过一个又一个回头弯之后,翻上一座山顶,只见天高云稀,豁然开朗,游人纷纷停车放风,远处的山坡上用白色石头写着汉语藏语和英语的几个大字‘康定情歌’。

Clea Ma™ 馬夏時:

10月,在往新都桥的路上,沿途会有一些当地居民在路边收取‘停车费’,一般是5-10元人民币不等。这个小女孩跟着父亲一起在海拔4000米左右,冒着寒风和骄阳在路边等待从车上下来‘取景’的客人。我们对此很是羡慕,他们能把家安在这种出门即是如此风景的地方。当然我们也不会介意和吝啬这点辛苦费,毕竟他们在这个地方开辟了一块用于临时停车赏景还带有厕所的空地。而且,这笔对我们说来微不足道的费用,就算是作为冒昧打扰大山的主人们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在我们前面有一辆成都车牌的车主拍完照片后不愿意付费,转身要走,以致小女孩的父亲从离车较远的地方一直跟他到驾驶座旁要取停车费,车主操着成都口音说:你们一点也不像少数民族同胞,简直不耿直。

我在想什么才叫此人所说的少数民族同胞,难道是在这个浮夸的社会苦巴巴的生活在大山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Clea Ma™ 馬夏時:

那条公路蜿蜒盘旋在两片大山脉之间,好像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大山的怀抱。

Clea Ma™ 馬夏時:

夜訪大頭喵,手電筒什麼的很好用。

Clea Ma™ 馬夏時:

第一天,在泸沽湖的旅馆外面遇到一只雌雄莫辩的狗,我随意唤了他几声便一直跟着我们进了旅馆的院子里,老板的狗见了他不爽,老板也想赶他出去。他不吃我给他的饼,还把饼叼在嘴里像杂技一样的玩弄了半天又吐出来。他陪我蹲着,见我没有起来的意思便顺势躺下睡着,我摸他的脑门他把脖子伸的长长的享受,像我以前认识的猫那样。

第三天,刚洗漱完毕打开窗户就看见他在路上跟一群别的狗打打闹闹的跑过来,我唤他几声,他便放下他的狗兄弟跑到旅馆门口端坐着,然后又躺下睡着。出去吃早饭,他带我们见了他的两个跟班,一个是白白的右眼瞎了的长毛,一个是带着面具的长相奇特的小短腿。他们和我们一起吃了包子,期间一只牛头梗被游客主人带出来,以他为首的一群土著一拥而上,那身裹满了植物种子毛球的小杂毛一会就不见影子了。

头一次遇见一只喜欢我超过喜欢蚂蚁来了先生的狗,像我以前认识的猫一样的狗。

Clea Ma™ 馬夏時:

旅行结束已经好几天了,似乎还在回味以及整理思绪的过程中。在到达亚丁的当天爬上这座山,经历了露宿山头彻夜不眠之后的高原反应,暧昧阳光夹杂着飘洒细雨的空气,沿途的种种还没来得及消化,终于也忍不住叫蚂蚁来了先生为我拍张到此一游照。

在仙乃日的注视下,万物都显得如此宁静与宽容,包容着每一个疲惫不堪的灵魂。

Clea Ma™ 馬夏時:

站在悬崖上往下看,那一刻只有自己的认知才是最正确的。对人对物都是如此。

Clea Ma™ 馬夏時:

在海拔4000+的山頂捱過最冷一夜,被賣汽油的喇嘛救了。

在這條泥濘得不得了的破路上,叫卓瑪的女孩和她的兄弟們好像和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同時出現在我們眼前。最小的兄弟嘴裡不停小聲重複著:扎西德勒,而卓瑪眼裡流動著讓我覺得很複雜的東西。

Clea Ma™ 馬夏時:

[ 未知的风景 ]

Clea Ma™ 馬夏時:

在路上,在高原的日子。

Clea Ma™ 馬夏時:

快乐来源于你的思想~

祝我们一路顺风吧~

Clea Ma™ 馬夏時:

常常在人多的地方微距捉虫子的时候, 路人会停下来在我身边默默地看我在拍什么,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只是手动对焦有点缓慢而已~.~

( 果然这种镜子才能不p也瘦

© 螞蟻來了/Powered by LOFTER